红足一1世66814 红足一1世66814 红足一1世66814

阿根廷的未来在哪里?

在熟悉阿根廷的人眼中,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南美洲的巴黎”: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义建筑交相辉映;市中心的“7 月 9 日大道”被称为世界上最宽最美丽的街道。这条大道耗时 23 年建成,以纪念阿根廷独立日而命名。

从1816年7月9日独立,到20世纪初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阿根廷只用了100年时间。阿根廷仅用了100年的时间,从一个经济总量与美国相近的发达国家,发展到今天的贫困率超过50%。

今年8月11日,阿根廷总统初选结果公布。现任总统马克里意外失去了初选。政局持续动荡,经济屡遭重创。9月1日,阿根廷政府授权外汇管制。这意味着公司在进入外汇市场购买外汇或向国外汇款之前需要得到阿根廷中央银行的批准。

“砸”了一手好牌的阿根廷,未来将何去何从?

阿根廷和巴西经济_阿根廷未来经济将何去何从_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pdf

挥之不去的金融危机

没有人预料到,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的连任初选失败会对阿根廷的经济形势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初选结果公布后的第二天,阿根廷债市、股市和阿根廷比索出现了大幅下跌的连锁反应。该国主要股指盘中跌幅超过38%,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大跌37%,创历史新高。

虽然“债券-股票三杀”对新兴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阿根廷的情况略有不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名誉处成员、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察哈尔研究所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拉美研究中心主任徐世诚告诉新民周刊记者,阿根廷的经济问题已存在多年,最近一次爆发始于去年。六月。

这从货币汇率的下跌中可以看出。近年来,阿根廷比索像自由落体一样下跌。比索兑美元汇率为:2014年8:1;2018年初18:1;2018年5月38:1;2019 年 8 月 57:1。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阿根廷国民的财富已经缩水到五年前的1/7。2018年底,在距离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200公里的阿尔贝蒂,一位退休的女士每两个月才换一次油。比尔——近万比索(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约1879元)。她退休后每月领取不到 15,000 比索。

不难看出,初选结果引发的金融危机只是近年来的一个缩影,或者说是又一次集中爆发。自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以来,阿根廷经历了九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机。30多年来,这个国家屡屡被同样的问题所困扰,金融危机带来的迷雾一直萦绕在潘帕斯草原上。

自然,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失败的总统初选会摧毁整个国家的经济?为什么阿根廷多年来未能完全摆脱金融危机?

对于前者,许世诚向本报记者解释:“马克里2015年上任,一般认为他代表阿根廷右翼,主要采取自由市场政策,允许阿根廷比索和美元自由兑换。你要知道,在此之前,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执政期间,曾一度不允许货币自由流通和兑换,不少阿根廷资本家和金融机构担心,如果马克里连任,与同阵营的费尔南德斯克里斯蒂娜上台,美元就无法自由流通了。因此,这些人纷纷抛售美元,短时间内大量资金涌入市场,这无疑是“火上浇油”。阿根廷的火,通货膨胀率极高。”这似乎是一个新情况,但实际上是一个老问题。从1990年代阿根廷强行将比索与美元挂钩的那一刻起,其经济就注定要屈服于国际市场。 ,尤其是面对美元资本。

至于后者,则是一个历史性的、结构性的经济问题。与其说阿根廷等拉美国家在1980年代后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还不如说是掉进了“美元陷阱”。从 1982 年开始,每当美元进入紧缩周期时,拉美等新兴国家就会爆发金融危机。

1982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沃尔克大幅提高联邦基金利率以对抗美国的通货膨胀。结果,其他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直接引发了拉美国家的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随后,1986年美联储开始新一轮紧缩,拉美债务危机持续恶化。1994年,美联储再次加息,引爆墨西哥,引发“龙舌兰酒”危机,拉美国家再次遭受重创。这一轮紧缩政策温和但持久。2002年前后,美元尚未进入紧缩周期,阿根廷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随着美元在 2003 年开始加息,阿根廷一直无法走出危机泥潭。2015年底,美联储再次加息,阿根廷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随即爆发。对此,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曾指出,如果有人对消息灵通的国际银行家、金融官员或经济学家说“经济危机”,他肯定会回答:“拉丁美洲”。

当经济形势与美元挂钩时,阿根廷多年的金融危机看似是美元汇率造成的,但实质上该国的外债负担过重。为什么外债规模如此之大?一方面,由于拉美国家普遍经济结构单一,严重依赖石油、矿产等初级产品。以阿根廷为例,上个世纪其矿产资源和初级产品出口比重超过40%。而一旦这些产品的价格下跌,阿根廷就容易出现贸易逆差,进而不得不向美国借大量外债。另一方面,阿根廷作为曾经的殖民地,深受欧洲文化的影响,其居民普遍有“

于是,在美联储加息时,由于外汇储备不足,阿根廷选择了让本币贬值来应对危机,即“以新债还旧债”。一次又一次,这些与美元挂钩的高息债务最终导致阿根廷比索崩盘。

阿根廷本身作为世界农业大国,也曾靠农业发家致富。为什么农业在上述过程中未能发挥稳定经济的应有作用?事实上,不仅是金融危机具有周期性,也是该国100年来在农业和工业发展方面的摇摆不定。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pdf_阿根廷和巴西经济_阿根廷未来经济将何去何从

传统农业力量与现代泥潭

提起阿根廷,人们往往会想到“潘帕斯之鹰”。“Pampas”来自印度楚基亚语,意为“没有树木的草原”。这片南美洲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气候适宜,土壤肥沃,成为阿根廷人后来定居的基础。

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打破了安定和富足的局面。从此,这个农业大国陷入发展的泥潭,始终没有找到最适合农业和工业的道路。对此,徐世诚向《新民周刊》解释说,“1930年代以来,阿根廷国内发展战略主要遇到两大问题。一是该发展农业,却没有发展好农业,盲目相信工业化。相反,他们失去了优势;二是在工业发展过程中,很多都是伪工业,没有建立起强大的工业体系。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阿根廷金融危机爆发前的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当时阿根廷政府在制定经济政策时,考虑到传统农产品出口,面临国际市场初级产品实际价格下跌和贸易条件恶化的威胁,认为阿根廷需要多元化通过鼓励工业发展来促进经济发展。同时,对农业实行歧视性政策。

结果,自1970年代后期以来,阿根廷传统农产品出口大幅萎缩,出口减少意味着外汇收入大幅减少,使国际收支状况恶化。另一方面,国内农业增速放缓,导致失业率上升。此外,歧视性农业政策削弱了对农业部门的长期投资,使阿根廷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大大降低。阿根廷以前的农业优势已不复存在。

那么,歧视农业的政策真的让工业得以充分发展吗?一点也不。徐世诚提出的“伪工业”可以理解为:一方面,工业化不可能长期坚持。身为军人的庇隆在执政期间实施了发展阿根廷工业化的“五年计划”。彻底抛弃了以前的工业化道路。另一方面,重工业的发展,表面上看,其实是跟先人不一样的继续吃的方式。

阿根廷除了拥有丰富的农牧业资源外,还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铍的储量居世界第二,铀矿资源的储量居拉美第一。此外,阿根廷拥有长达5000公里的海岸线和众多不冻港。这一切都为现代国家的工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但阿根廷仍然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赚钱方式,那就是利用优良的港口出口矿产和石油资源。

19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让出口大量石油的阿根廷尝到了甜头。1979年经济增长率超过10%。但随之而来的油价暴跌让阿根廷人泪流满面,这也是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

到了 1980 年代,阿根廷并没有迎来强大的重工业来支撑国民经济,而是等到了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危机之后。

阿根廷未来经济将何去何从_阿根廷和巴西经济_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pdf

新自由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博弈”

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离不开高效有力的政治支持。在这一点上,阿根廷已经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查哈尔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姜世学在分析阿根廷局势时指出,进入阿根廷后,该国“经济问题政治化”趋势日益明显。 21世纪。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近的政治选举会导致债券和股票的“三杀”。长期以来,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与政治和社会危机密切相关。

上个世纪,庇隆下台后,阿根廷军政府持续多年。1982年债务危机爆发后阿根廷未来经济将何去何从,阿方辛以民选总统的身份上台,实施了抗通胀的“澳大利亚计划”,发行了一种新的货币——澳大利亚。然而,这项政策并没有奏效。1989年,阿根廷外债总额高达64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84%,通货膨胀率达到了惊人的5000%。整个1980年代,阿根廷经济年均增长率为-0.7%,通货膨胀和债务居高不下。因此,这10年也被称为“失去的10年”。然后,在梅内姆 1989 年接任阿尔方斯之后,他引入了新自由主义改革:降低贸易壁垒、开放市场、彻底私有化国有企业。同时,它“钉住”美元,迫使阿根廷比索与美元挂钩。

被大卫哈维称为“创造性破坏”的新自由主义给阿根廷的经济和政治带来了“过山车体验”。梅内姆的政策在 1990 年代初期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高达5000%的通货膨胀率降为0,大量外资涌入,国家经济迅速好转。但好景不长。自1995年以来阿根廷未来经济将何去何从,年均8%的经济增长急剧下降。梅内姆于 1999 年辞职,新总统德拉鲁阿未能挽救局面。从1995年到2001年,阿根廷的外债翻了一番,该国的资本外流势不可挡。仅在 2001 年 11 月 30 日,阿根廷的银行系统就损失了 20 亿美元的存款。

经济危机蔓延到政治和社会领域。2001年底的12天里,阿根廷换了5位总统。与此同时,失业率上升,人们的收入下降,许多人死于社会动荡。后来上台的女总统克里斯蒂娜,为了赢得民众的支持,极大地改善了社会福利,同时在能源、铁路等领域强行国有化外资股。因此,阿根廷的国际贸易环境迅速恶化,一度遭到40多个WTO成员国的抗议。纵观当前马克里总统与反对党领袖费尔南德斯之间的较量,表面上是自由市场政策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博弈,但实际上似乎是对过去的重演。

综上所述,半个世纪以来,阿根廷的政治已经成为军人、左翼和右翼政客争夺利益的舞台,经济成为政客手中的“玩物”。中国社科院阿根廷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郭存海此前对媒体表示,“本届阿根廷总统大选不是‘好’和‘坏’之间的选择,而是‘坏’之间的选择。和‘还不错’。这是‘瘸子选将军’”。

马克里在 8 月 11 日初选失利后向他的支持者说:“这是一场艰难的选举。我们必须在未来几天加倍努力,以便我们能够在 10 月继续我们的改革,10 月的结果可能决定阿根廷的命运在接下来的 30 年里。” 在许世诚看来,马克里虽然初选落选,但也并非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然而,无论新政权最终谁掌权,阿根廷都需要尽快找到适合本国国情、文化和经济结构的可持续、包容的经济发展模式。